当前位置 : 主页 > 品牌 >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3)

2017-07-05 14:04来源:网络整理

  比如上海,男女初婚年龄这些年“居高不下”。目前可查的最新民政部门官方数据是2014年的平均水平:男性30.11岁和女性28.14岁——江湖传说是“全国最晚城市”,而上海的斩男色口红消费,稳坐全国城市的第一名。

  众所周知,想在魔都结婚安家可是出了名地困难:不仅要解决苛刻的户口、登天的房价,还要摆平全国最作的丈母娘。而生活在上海的小姑娘们,为了在激烈竞争中俘获优质男青年当然也是很拼的——多花点工资入几支口红算什么?保不准奏效了,那就是高瞻远瞩的投资啊!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斩男传说,平凡单身女青年的热望

  当然,斩男色能否斩男,未见严肃考证,姑且还应当做是个玄学问题。

  只是总有一批虔诚的信徒,为了心中那份收割男神的梦,孜孜不倦地收集斩男色号,相信总有一天会迎来Mr Right。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DT君将这群斩男色口红消费者的婚姻属性和消费力做了下数据交叉,结果有点丧。

  下图中,同样是在天猫和淘宝平台上,购买斩男色的白富美中未婚人士占比只有49.4%,而这个比例在收入平平的低端群体中高达近六成。

  也就是说,消费水平越低,购买斩男色的未婚人群比例就越高。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要知道,在诸多彩妆单品里,口红算是必不可少但又没那么贵的一个。

  在DT君采集的这些热门斩男色里,雅诗兰黛、娇兰、YSL这样的一线品牌,其口红的国内专柜价也不过300元出头——在中国很多城市这也就是周末请朋友搓一顿的价钱。

  而稍好一些的妆前乳、粉饼等美妆用品,专柜售价则普遍500元开外,甚至眼影都不见得比口红来得便宜,下图这个上文提到的YSL斩男盘,它在国内售价就高达620元,接近两支YSL的口红了。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这其实可以归结为一种名为“口红效应”的消费心理。

  这个理论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当时人们收入普遍不强,但又确实需要用消费来安抚一下心情。于是,口红作为单价较低的非必需品而走俏。

  而在90年后的今天,经济增长整体放缓,钱依然不好赚。对于总体消费能力不强的未婚姑娘们来说,一支斩男色口红,不失为一种体面又划算的扮美方法。

  搽上它,说不定就能在下一秒收获爱情。

  斩男色里的三六九等

  单支口红虽然不贵,但DT君不得不感叹,姑娘月入两万还是四千,唇上那一抹粉红的差距,却有天地之别。

  不妨跟DT君一块看下姑娘们的购物车,我们按照高端消费力人群的购买占比来给这些斩男色口红划出的阶级等级图: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很明显,白富美追捧TOM FORD、CPB等相对更贵(近500元)的口红,或是NARS这类还没在国内开店的品牌。

  对这些人而言,品牌象征了自己的购买力与品味,某种意义上包含了买主的炫耀性消费心理。在她们的化妆台上,还堆着POLA、LA MER这些画风相得益彰的贵妇护肤品。

  简而言之就是:老娘我不差钱,从内到外都活得很精致。

  相比而言,收入平平的女孩,就得在爱美的时候为生活精打细算:只要口碑好、不贵,她们对品牌可以做出一定的妥协。

  所以,同样是在追捧斩男色去邂逅爱情,但兰芝、得鲜、悦诗风吟这类价位亲民的“街牌”口红,一百来块的价格对她们来说是更具性价比的选择。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斩男色——一种重新包装了性与口红的营销套路,一出为广大中国平凡女性勾勒的爱情童话。而这只是她们人生期许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中产生活、精英教育等梦想,正一个个等着她们到来……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