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品牌 >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2)

2017-07-05 14:04来源:网络整理

  传说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就是靠口红和甜言蜜语征服了恺撒,如此说来她算是历史上第一位靠口红成功斩男的知名女性。这位埃及艳后本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口红控,她对口红的痴迷直接成就了人类口红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图片说明:古埃及人碾碎胭脂虫提取口红颜色,并用木条为唇着色;图片来源:InOnIt)

  在那之后,口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带有浓烈的禁忌色彩:古希腊唯有妓女才涂口红,中世纪更是把口红视作洪水猛兽,英国曾有法律明文规定“用口红和香水诱惑男性结婚者要受到惩罚”。

  因为口红让女性背负了太多莫须有的罪名,近代女权主义者选择把口红作为平权的符号,为它赋予了新的政治寓意。

  二战中,口红代表着勇敢,常与“胜利”“作战”等词汇一并出现;而到了上世纪60年代的女权潮,反对被物化的女性,一方面脱下了迎合直男蜂腰肥臀审美的紧身衣,另一方面她们还高调用起了口红来自我释放魅力;十多年后,朋克青年还选择用黑色和紫色的口红,来表达叛逆。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图片说明:伊丽莎白雅顿1940年代的“战争红”广告)

  到了现代,情况又有了微妙变化。

  口红收起了政治与权利的内涵,重新回到了性吸引的本源,口红与性相关联的性感营销成为主流,品牌商试图用口红激发女人对性魅力的渴望。

  这方面的老司机首推TOM FORD,这个品牌拥有一套50支口红的“Lips&Boys”人气系列——每支口红都以一位男士来命名,这个系列早在2014年推出的广告片也在着力表达折服于女人红唇的男人们,和后来斩男色所传达的理念可谓异曲同工。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而娇兰KISSKISS的两款斩男色(325和344),拉来了深受国内老少女性喜爱的杨洋。这支拍摄于2015年的广告里,鲜肉赏心悦目的颜值配合那句“一吻封缄,我早已沦陷”的台词,你们的钱包多半也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现今斩男色的爆红,正是根植在这样的商业社会土壤上。

  不过,除了带节奏的KOL和品牌商,到底是谁货真价实掏了钱包把斩男色捧上了天际?

  接下来,DT君基于KOL和各种电商平台推荐里选出了12款提及度最高的斩男色口红,基于天猫和淘宝的购买数据,来看看斩男色的消费群体的婚姻状况特征:

  总的来说,在力捧斩男色这件事上,虽然已婚和未婚人群整体大体势均力敌,但未婚群体呈后来居上之势。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如图,这些代表性斩男色口红的未婚顾客占比,在2016年初还只有四成,比重远落后于经济实力雄厚的已婚族。之后,随着斩男色概念走红,越来越多未婚姑娘把它揽入了化妆包。

  到了斩男色销量大爆发的2016年8月,情况甚至出现了逆转——未婚人群的比重一下子达到了52.9%,相比年初大幅增长了十多个百分点。

  或许因为正中妹子们脱单、斩男的下怀,斩男色消费群体呈现出未婚化和低龄化的趋势,更多95后和学生党愿意为之倾囊。

斩男色:一场中国姑娘性魅力的集体释放

  在上图中,另外一个值得留意的是,和其他爆款现象一样,斩男色同样经历了始于信息接受更快的一二线城市,再到三四线跟风这样的走红过程。

  只不过,带节奏的一二线目前依然占据了七成的斩男色消费人群。

  在这背后,一方面大城市经济底子好、可支配收入高,年轻姑娘拥有更多赶时髦的资本;另一方面,你也不能忽视一二线城市这浩浩汤汤的单身群体。

随机推荐